当前位置:首页 > 烟草动态 > 烟草趣闻

世界烟俗谈
作者:《东方烟草报》来源:网络借鉴时间:2021-02-19 14:08:44阅读:186

      地球村幅原辽阔,民族众多,在他们中间五颜六色、多姿多彩的吸烟习俗早已构成了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。

    原始咀嚼烟  据考证,咀嚼烟远在人类处于原始社会时期,就进入拉丁美洲的居民生活中了。当拉丁美洲人还处在以采集和狩猎为主要生活活动的时候,人们在采集时,无意识地顺手摘下一片植物的叶子放在嘴里咀嚼,因叶子具有很强的带刺激性的辣味,正好为劳动后产生的疲劳起到一些“提神”作用,便一次、二次、三次地采来咀嚼,次数多了,咀嚼这种刺激性植物就成了嗜好。

    印第安人的祭烟管节  美洲印第安人的“黑足”部族,非常崇拜他们的烟袋(烟管),每当祭烟管的节日到来,“瓦皮蒂”(首领)在燃烧的甘油烟上薰干净自己的双手以后,解下挂在身上而用罩布罩在里面的长长的烟管,冲着太阳高高举起,然后又放在地上,接着站立起来,双手向前伸直,手里拿着烟管,缓缓地,安详地迈着舞步,从帐篷里走出去,男人们也踏着舞步,一个接着一个跟着“瓦皮蒂”走出去,口里唱着歌,赞颂这魔力无边的烟管,自然形成了祭烟管节的活动。

    南美苏里南人的雪茄联姻  南美洲北部苏里南的印第安人,把雪茄作为联姻的媒介物,那里的小伙子一旦爱上了哪位姑娘,便回家告诉自己的父亲、母亲,然后由父亲选定一个吉日,亲自去女家登门拜访,并把制作精美的雪茄烟赠送女家,表示求爱的诚意,如果姑娘的父亲欣然接受,这门亲事就算定了。这种雪茄联姻的习俗延续至今。

    以吸烟感激天地神灵  在美洲,印第安人吸烟不仅是日常生活所需,而且是部落与部落之间进行宗教、行政活动时的大事。十九世纪美国人类学家摩尔根所著《古代社会》描述:“部落召开行政会议……典礼主持人(多数是上层人物)要站起来将烟放在自己的手上点燃,然后连续喷烟三次,第一次喷向天顶,第二次喷向地下,第三次喷向太阳。他的第一次喷烟是表达了对天神的感恩,感谢天神在过去一年中,保护了他的生命,使他能出席这次会议;第二次喷烟表示他对地神的感恩,感谢地神以种种产物维持了他的生活;第三次喷烟是表达对太阳神的感恩,感谢太阳不灭,普照万物。

    “喝烟”的习俗  非洲多买西哥人的吸烟方式十分奇特,他们把烟叶熬成浓汤,然后喝下肚去。每年秋后,他们把收获的烟叶切成细长的条,晒干后装在瓦罐里,在上面撒上糖和甘油,然后把瓦罐密封,埋在地里两三年,他们要饮时,就在瓦罐里抓一把烟条,放在锅里煮成浓汤,装入烟卷瓶带在身上,饮时就像喝酒那样喝上一口,含在嘴里慢慢地咽下。这种烟汤的辛辣程度要比烟叶本身高几倍,同时,还有浓郁的香甜味。而且无毒性,比起吸卷烟来要优越得多。

    嚼烟  布朗族饮食习惯。用一种叫“该割”的树皮、石灰和草烟混合,放在口中细嚼,以保护牙齿和防止口臭。还有嚼食时直接把制好的烟叶或烟块放入口中咀嚼;另一种是伴以贝壳灰等同嚼(如嚼槟榔),嚼后把烟渣连同唾液一起吐出,从而过烟瘾。

    花腰彝族对烟亲  云南花腰彝族青年找对象是通过对歌进行的,无论那方对歌对输了,都要按习惯买礼物送给对方。如果男方对输了,就买银器装饰品送给女方;如女方对输了,就要买香烟送给男方,他们管这叫做“对烟亲”。

    瑶族面烟亲  居住在广西河口瑶族自治县大围山上的瑶族同胞,青年男女的婚姻都由父母包办。因此,做父母的要常常在“暗地”里为自己的儿子物色对象。一旦发现了合心意的姑娘时,就立即赶到对方家里去会见女方的父母,在会见时,首先要递过一锅烟去,然后才能开门见山地提出结亲的事。否则,女方父母不予理睬。当地把这叫做“面烟亲”。

    敬嚼烟习俗  待客礼节。流行于傣、景颇、阿昌、崩龙、受尼、佤、拉祜等民族。每逢聚会、串门或闲坐聊天,无论男女皆互敬嚼烟,表示友好和尊敬。嚼烟由烟丝、芦子、熟石灰和“撤儿”等配料熬制而成。嚼时各取一小部分放入口中慢慢咀嚼,直至满口充满血色混合液时,再连渣一起吐出。嚼烟有消炎止痛的功效,对牙齿和口腔有一定的保护作用。

    缅甸饮族表达爱情的烟卷记号  居住在缅甸境内的钦族,古时是从我国西藏迁移去的。一部分居于缅甸北部的山区,另一部分则分布在伊洛瓦底江以西卑谬至上渠敦一带与缅族杂居。迪登地区的花沃和卢赛伊钦族青年男女之间谈情说爱不用有声语言,而用烟来表达。少女接待来访小伙子时用卷烟上的各种记号表达自己不同的心意。其记号有十六种之多,如把烟点燃,表示我爱上你了。

       赫马族人用烟卷上缠丝线定终身习俗  印度东北部赫马族人订婚成亲,是由女子自卷的烟卷上缠丝线来决定,红色丝线表示拒绝,白色丝线表示让我们等等看,绿色或蓝色表示一见倾心,如果在烟卷上缠一根自己的头发,则表示愿意终身相许。

       蒙古族的敬鼻烟  是蒙古牧民相见时的礼俗。客人至家中,主人将一装有烟粉或药沫的小壶敬献于客人面前,让其嗅一嗅。客嗅后,以礼相答。按古老习俗,那就更为复杂。若是同辈,要用右手相互交换,待双方都将对方的烟壶吸一下,再互换回来。若是长辈,则要待其坐定,自己站着交换,待长辈吸过,微微向上一举,而后双手接过。

       佤族的装烟点烟  男青年相约至某家“串姑娘”时,通常是边闲谈、边抽烟。某青年若是对姑娘有爱慕之情,便唱起小调,让姑娘为其装烟、点烟,以试探其是否亦有情意。若姑娘视其为意中人便找一借口为其装烟、点烟。之后,被姑娘点过烟的青年便夜夜来串、直到定亲成婚。

       瑶族的烟筒等新郎习俗  屏边的蓝靛瑶族,在举行婚礼时,男方必须由一个“俟大”(媒人)和两个“作笼”(陪郎)陪同前往女家迎接新娘。此时,新娘在新郎来的半路上用一张凳子架起烟筒和烟火,男方见到这些后,要立即停下来,等待女方派一个“印够六”(媒人)和两个“印够店”(伴娘)前来迎接,并准备在此开始同新娘对歌。

重山智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2018-2025 @ 版权所有

地址:合肥市瑶海区北一环中星城2号写字楼16层 电话0551-62809626 0551-62809627 传真0551-62809616

您是本站第位访客!